《航拍中国》第一季解说词—新疆

 
第三集 新疆

新疆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份,相当于101个北京的大小,南有昆仑山,北有阿尔泰山,中部是天山,这三座大山之间,环抱着中国最大的两个盆地,我们的空中旅程从天山开启,探寻水孕育生命的奥秘。在海拔5000米之上,亲近博格达峰,在冰雪之中,造访天池。向西飞进新疆最大的草原,比起山脉,河流似乎更经常被认为是文明的缘起。不过当我们谈论的是一座全长2500公里,横跨四国的巨大山系时,情况就另当别论了。新疆深居亚欧大陆中心,处于极度干旱的地带。天山上的近万条冰川,就像巨大的固体水库,储存了大量水源。从这里发源了370多条河流和众多湖泊,水,将这片干旱之地的命运彻底改变。天格尔峰,海拔4562米,因为攀登难度较小,很多登山者的雪山之旅从这里开始。而他们的更高目标,是135公里外的博格达峰。在海拔5000米级别的高山中,博格达峰的攀登难度排名第二。大气环境的变化和频繁的人类活动,加速了冰川消融。为了保护冰川,博格达峰不再对外开放。或许,远眺而不去打扰,是欣赏它的最好方式。绕行过博格达峰,我们会看到镶嵌在它北坡山腰上的天池。天池是典型的高山湖泊,海拔高度1900多米,依靠天山冰川融水和雨水,天池为下游河流提供水源补给。从高到低,大地逐渐描绘出一幅蓬勃的生命图景。飞行到天山中部,一个巨大的山间盆地出现在眼前,这是仅次于呼伦贝尔的中国第二大草原。在平坦的草原上,一个小小的外力,就能改变河流的方向。由天山融水汇成的开都河,全长500多公里,拥有弯道一万多处,太阳落山时,只要找准最佳观赏点,人们甚至能同时看到9个太阳的倒影。草原中隐藏着天鹅自然保护区。此时,正值天鹅繁殖季节。今年,又有100多只小天鹅在这里出生。小天鹅要在未来几个月里学会飞行,冬天到来前,它们就要开启生命中第一次迁徙的旅程。喜马拉雅山将会是它们飞行途中的第一个挑战。天山北坡是绿洲连缀的富饶之地。从乌鲁木齐到石河子,飞越一片色彩丰富的土地,最后,我们来到峡谷地带,看河流如何在大地上绘画。乌鲁木齐,是全世界离海洋最远的大城市,最近的海洋在2000公里之外,但它也是离冰川最近的大城市。100多公里外的冰川,为它提供水源。很长一段时间,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,提到乌鲁木齐时,出现的图片就是这座国际大巴扎。巴扎,是集市的意思。当地有句俗话说,巴扎里除了父母,什么都可以找到。在新疆,万物都是色彩搭配的高手。9月,石河子的棉花率先登场,人们印象中的棉花是白色的,其实自然界中存在彩色棉花,这些棕色棉花就是其中一种。棉花可以用来制作纸币,比如人民币的主要成分,就来自棉花。石河子阳光充足,每年产出的棉花需要9000辆卡车才能装完。跟棉花相比,番茄是这片大地的新移民,它来到新疆只有短短几十年。番茄这类红色作物,喜好充足的日照和剧烈的温差。新疆全年日照时间超过2500小时,昼夜温差高达十几摄氏度。来到新疆,番茄算是找对了婆家。今天,新疆的番茄加工量,仅次于美国和意大利,全球每4瓶番茄酱中,就有1瓶来自这里。人们喜欢把辣椒晾晒在戈壁滩上,炎热干燥的大地,是天然的脱水加工厂。并不是所有辣椒都甘心被吃掉,这里的辣椒尤其爱美。它们被做成色素,成为口红的原料。沿天山北坡向西飞行,峡谷是常见的景观,发源于雪山的河流从陡坡冲下,在大地上切出万丈悬崖。从高空看,安集海大峡谷色彩最为丰富,河流将不同颜色的砂岩和泥岩冲刷溶解,形成了一副大地抽象画。

 

接下来的旅程,将前往新疆最湿润的伊犁河谷,这座花园将改变你对新疆干旱之地的印象。一路向北,大西洋的水汽在盆地边缘聚集成一滴最美的眼泪。万里之外的大西洋,在伊犁河谷大展魔力,向西打开的谷口,最大限度迎接了大西洋带来的水汽。丰沛的降雨和雪山融水,打造了这片塞上江南。一进入4月,伊犁河谷的杏花就迫不及待地绽放。在一些人的印象中,杏花是江南的象征,其实它们能够忍耐干旱与严寒,更适合生活在北方。杏花从开放到凋谢,只有短短一周时间,尽管如此,杏花依旧演绎了一幕别有风情的春意盎然。伊犁河谷的每一道沟谷里,都呈现着不一样的精彩。6月,熏衣草开始盛开,上世纪60年代之前,中国的薰衣草香料全靠进口,为了改变这种状况,人们在几个省份分别进行试种,等待了6年之后,只有伊犁培育成功。今天,中国95%的熏衣草都来自这里。伊犁河谷的西部,有一座奇特的小城,要破解这座县城的玄机,需要从高空往下看,这是从八卦图中获得的灵感。70多年前,特克斯城的县长用20头牛拉着犁,从中心出发,划出了八卦城街道的雏形。8条主干道,加上4条环路,整座县城环环相连,道道相通。伊犁河谷的冬季,想要收获更多惊喜,人类需要动物朋友的帮助。训练金雕捕猎,这是哈萨克人的传统。金雕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猛禽之一,两米的翼展,让它可以轻松地滑行。金雕还拥有8倍于人类的敏锐视觉,接近320公里的俯冲时速,很难有猎物能从这位高超的捕猎者手中逃脱。赛果高速,是新疆第一条山区高速公路,它要经过许多险峻的山谷,其中最大的落差出现在果子沟,它是伊犁通往北疆的门户。穿越这座大桥,赛里木湖就在前方。环湖自行车赛,在每年的春夏之交举行,骑手们一路翻山越岭,抵达赛里木湖湖畔,这段路程被称为最美赛段。赛里木湖,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结果。当时众多山脉隆起,在高山之间,形成了许多断陷的盆地。赛里木湖作为其中之一,逐渐演变成高山封闭湖。除了少量微生物,没有鱼类能在这里生存。后来人们在湖里成功投养了冷水鱼,鱼类的增多吸引了更多的鸟。它们追寻着食物的气息而来。

 

进入北疆的沙漠绝境,倾听野性的呼唤,这里有自然雕塑的魔鬼城,也有人类创造的奇迹之城。进入卡拉麦里,追上比狼跑得还快的蒙古野驴,寻找地球上仅存的野马种群。新疆有多处魔鬼城,大风常年在此东奔西突,把岩层侵蚀出不同的样子,形成独特的雅丹地貌。海上魔鬼城,位于吉力湖东岸,湖水为它引来生命。峭壁上的洞穴,是鸟类栖息的家园。飞行300公里,进入准噶尔盆地,另一座魔鬼城赫然可见。这里曾经也是水草丰茂的动物乐园,亿万年前的众多生命成为今天漆黑粘稠,贵比金子的原油。随着石油开采,戈壁上长出了一座城市–克拉玛依。往东部飞行,深入中国第二大沙漠,在沙漠上空俯瞰大地,一片金色的叶脉,延绵十几公里,这些脉络其实是高度超过10米,长达数公里的沙垄。和流动沙漠不同,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南部,主要是由固定和半固定的沙丘组成。受风向影响,曲线状的沙垄,沿着南北走向延伸。从高空看,褐色的大地上,布满了自由伸展的树枝。沙漠的东侧是卡拉麦里,它的外表看起来一片死寂,深入腹地,你将捕捉到它生机勃勃的一面。蒙古野驴,是我们在这里最常遇到的动物朋友。到了冬季,野驴们组成一个声势浩荡的集体,一只信得过的野驴,肩负起首领的重任。一旦发生危险,它会迅速发出预警信号,在首领的带领下,野驴维持着整齐的队形,快速撤退。超过60公里的时速,甚至连狼群都追不上它们。你可能以为这又是一群野驴掠过,其实这是地球上唯一存活的野马种类。普氏野马,已经繁衍生息了6000万年,黑色的小腿,是它区别于野驴的重要标志。普氏野马在中国一度灭绝。在30多年前,人们用阿尔金山野驴,从国外换回了18匹普氏野马,在人类的帮助下,普氏野马重新学会了野外的生存技能。一批批野马从这里毕业,走向荒原。

 

沿着阿尔泰山飞行,我们将去采集人与自然的故事。飞上雪山,体验滑雪起源的灵感,从空中一探传说中水怪生活的喀纳斯湖,前往乌伦古湖,见识渔民高超的捕捞技术,跟随哈萨克牧民,踏上转场的旅途。由南向北穿过准噶尔盆地,我们将逐渐靠近新疆最北端的山脉–阿尔泰山,这里有中国最低的雪线,3000米之上终年冰封,150米深的三号矿坑,是一座稀有金属库,地球上已知的140种矿物,在这里就发现了86种。正是有了这些稀有金属,“神舟”系列航天飞船才能遨游太空。在蒙古语里,阿尔泰山是金山的意思,数百年前,在山上淘金的人曾多达5万,但更多时候,这里是北方游牧狩猎民族的家园。一万多年前,人们脚踏毛皮包裹的木板,在雪地上快速行进,追逐猎物的踪迹。在这里发现的古老岩画,生动记录了这幅场景。阿勒泰地区,因此被公认为人类滑雪的起源地之一。阿尔泰山的密林,掩映着一座看似平静的湖泊,喀纳斯湖水深将近190米,深水之下的世界不为人知,关于湖中水怪的目击事件层出不穷,据说,湖边饮水的马匹,也曾被水怪拖入水中,许多游客不远万里来到喀纳斯湖,希望一睹水怪的模样。大部分科学家认为,所谓的水怪,是生活在湖水深处的哲罗鲑鱼。这种鱼的体长,有的接近两米,它们性情凶猛,行踪诡秘,只是偶尔浮出水面,掀起白浪。阿尔泰山脚下的福海,是北疆最大的天然渔业基地。5月是禁渔期,池沼公鱼,是唯一允许捕捞的鱼类。这种鱼个头很小,寿命大多只有一年,但繁殖力惊人。傍晚是作业的最佳时机,此时大多数鱼都待在深水区,只有池沼公鱼会到浅水层,产卵和觅食。有经验的渔民,在这个时候找准位置下网,尽量避免误捕其它种类的鱼。来回几番调整,渔网里拉上来的就几乎全是池沼公鱼。福海的夏季注定忙碌,在渔船驶向的前方,我们依稀可以听到哈萨克牧民的脚步声。每当季节变化,牧民们都要更换一次牧场,背上家当,赶着牛羊。这一次,他们要前往的是300多公里之外的夏季牧场。领路的常常是妇女,她们牵着骆驼,运输食物和日用品,走在最前面。天黑之前,她们可以在前方扎营生火,男人们负责在队伍后方看管牛羊,这是家中最重要的财产。根据牧草的生长周期,有序地为牲畜转移草场。每年这样大规模的转场,至少有4次,迁徙的路途,数百甚至上千公里。哈萨克族,算得上是世界上搬家最多的民族。高山之上有最优质的牧草,每年6月前后,新疆的夏牧场,会迎来超过1000万只牲畜。夏天是它们养膘的最佳时机。在冬天来临之前,牧民们将带着牛羊,从高山往下迁徙,回到温暖的河谷低地。新疆的转场,是在不同高度上的移动,牧民们总能敏锐地踩到季节的节拍。雪岭云杉,生活在天山深处。它们的根系发达,每一颗大树都像是一座小型水库,可以储水2.5吨。它们蒸发水分的速度很快,甚至超过了同纬度海水的蒸发速度。升腾的水汽容易形成降雨,成片的雪岭云杉,在努力塑造湿润气候的同时,也涵养了草原。

 

进入塔里木盆地,穿越中国最危险的沙漠,这趟飞行,将讲述绝处逢生的故事。跟随塔里木河,探访一种会装死的树木,往东进入罗布泊,搜寻失落的古城,想象丝路上曾经的繁华。塔里木盆地的中央,是中国最大的沙漠,沙漠的大小相当于江苏,浙江,安徽三省的面积之和。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进得去,出不来,这是最危险的沙漠。超过80%的沙丘随风流动,1000年来,整个沙漠大约向南延伸了100公里。在沙漠北边,沿着塔里木河的流向,继续我们的空中旅程。塔里木河是中国最长的内陆河,新疆将近一半的人口,在塔里木河流域生活。秋日的胡杨林,是新疆最值得期待的景观,全世界超过一半的胡杨分布于此。追随水流生长,是它们的特性。一旦缺水,它们会假装放弃地上的身体,让地下的根继续维持生命。一些看上去旱死的胡杨,只要遇见水源,还会重新抽出新芽。荒漠里的生命,有着惊人的耐渴能力,骆驼不喝水,也能在沙漠里行走一周左右。真正的储水器,不是骆驼的驼峰,而是它的体液系统。一只500公斤的骆驼,它的体液,至少能提供125公斤的水分。应对缺水,鹅喉羚的本事还不够强大,它们更多的是靠勤劳。冬天,它们还能依靠雪水解渴,但一到夏天,它们就必须不停地奔波在荒漠中,寻找含水的植物,在填饱肚子的同时获得水分。这片蓝绿色的湖水,是罗布泊蕴藏的含盐卤水。它们从地下被抽取上来,在高温的炙烤下,形成天然结晶的盐。盐湖,只是罗布泊的一小部分,这片区域大多是茫茫的戈壁滩。从高空俯瞰,很多人会把罗布泊当作是外星球。罗布泊曾经是一个巨大的湖泊,塔里木河注入其中,60多年前,塔里木河下游断流,罗布泊最终干涸。在罗布泊西北岸,楼兰古城遗址中,有一处立着的墙壁,因为出土了不少文书,人们猜测,这可能是官府用来存放机密文件的库房。丝绸之路上的古城因水而生,有的甚至因水得名。这座古城,建在柳叶形的河心洲上,曾经有两条河流,从它两侧交叉而过,它因此得名交河城。当时的人们采用了一种独特的建筑方式,直接从生土层向下掏挖,从街道到房屋,最终挖出整个城市,交河城静静坐落在这里。在我们飞行途中,还有许多失落古城的遗迹,它们依水而建,彼此接力,为丝绸之路上远行的商队提供补给。没有这些古城,文明和贸易不可能行走得如此之远。

 

这是一趟极致之旅,从炎热的极点前往寒冷高地,飞机从中国海拔最低的吐鲁番盆地,一路爬升,来到帕米尔高原,在天山南脉,我们将穿过地球上最高的石拱门,新疆之行的终点设在喀什,这是一个与四个国家接壤,外国邻居最多的地区。大多数人是从《西游记》中第一次听到火焰山的名字,火焰山的热,自古有名,地表温度最高超过70摄氏度,从高大的温度计上,人们能实时地看到火焰山的气温。地势是造成火焰山酷热的主要原因。这里位于吐鲁番盆地的低点,它与周围山地之间的高度落差有5000多米。热空气在盆地中不易发散,火焰山因此成为同纬度中最热的地方。火焰山寸草不生,但它附近的山谷,却是葡萄成荫。据说,吐鲁番出产中国最甜的葡萄,葡萄丰收后,被送往荫房晾晒,荫房的墙壁留有许多花孔,既能通风,又能避免阳光直射在葡萄上。短短40天,干燥的热风就能把鲜葡萄烘干。葡萄生长需要大量的水,2000年前,人们创造了一种地下水利工程–坎儿井,为了减少蒸发,人们将雪山融水引入地下沟渠,送往农田和村庄。据说,将坎儿井所有的水渠连起来超过5000公里。借助坎儿井,人们在干旱地带,创造出了农业奇迹。从吐鲁番盆地启程,飞行1300公里,我们来到中国的最西端–帕米尔高原。零下50摄氏度的极端气温,将大约24000亿吨水,以冰川的形式,冻结在群山之巅。慕士塔格峰被称作“冰山之父”,它拥有相当于280个天池水量的超级冰盖。登山者眼中,慕士塔格峰长得像一个大馒头。在7000米级别的高山中,它相对容易攀登。人们登顶后,可以直接滑雪下山,庆祝他们的成功。这座石拱门,耸立在海拔3000多米的天山上,亲眼见过石拱门的人,更愿意称呼它为天门,干燥的空气,在狭窄的山脊间快速流动,侵蚀着岩壁,逐渐凿出了这个风的通道。1947年,一位英国探险家发现了石拱门,他曾三次试图登上拱顶,都以失败告终。2000年,一支美国科考队伍,借助现代攀岩技术,终于登上拱顶,并测量了石拱门的高度。457米的高度,让它当之无愧,成为地球上最高的天然石拱门。离开高山,进入人烟稠密的绿洲地带,喀什已经静候我们多时,南北丝绸之路在喀什交会,往来西域的人们在这里落脚,古老的商业传统,今天还能在巴扎里找到,喀什的巴扎种类繁多,周日是牛羊巴扎的开放日,传统的买卖已经延续了数千年,一桩桩生意,成就了这座喀什城。喀什没有中轴线,艾提尕尔清真寺就是中心,曾经整个城市都围绕着它生长。平时,这里有两三千人做礼拜,到了古尔邦节或开斋节,数万人将会聚集在清真寺。多元文化,成就了喀什老城独特的建筑风格,老建筑见缝插针,以各种方式镶嵌在一起,街巷纵横交错,犹如迷宫。东部延绵的临海地带,让中国与世界相连。西部深入腹地的内陆,让中国靠近更多的邻居。曾经,一条向西延展的古丝绸之路,承载了人们对于远方的所有激情和想象。今天,新疆成为新丝路的核心地带,这条道路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重新连接世界。

标签

发表评论